是罪?非罪?來談談賭博罪

農曆年要到了,親友相聚難免小賭一把,小賭怡情,不過在特定條件下,賭博仍然是構成犯罪的。我們來看看刑法第226條第1項的規定:


  • 「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財物者,處三萬元以下罰金。但以供人暫時娛樂之物為賭者,不在此限。」


賭博要成立犯罪,最重要的是必須在「公共場所」或「公眾可以出入之場所」以「財物」賭博,若不滿足這些要件,就不會構成賭博罪。但若是以供人暫時娛樂的物品賭博的話,則不構成犯罪。


我們來看看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98年度上易字第136號判決對賭博罪的一個說明:


  • 「按刑法所規定賭博罪之犯罪特別構成要件有三:①須有賭博之行為,即凡以勝負繫諸於偶然之事實,並非事前所能預知者,申言之必須具有射倖性,至於所用之賭具為何,是否為行政機關所公告查禁之機具,乃在所不問。②須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。③須有賭博財物,即以金錢或其他有價值之有體物為賭博之客體;但供人暫時娛樂之物,因經濟價值甚少,且屬娛樂消費之物,則不在處罰之範圍。至判斷是否為所謂『供人暫時娛樂之物為賭者』,應審酌當前社會一般觀念而為認定,以期與國民法感情相契合。」


要構成刑法賭博罪的要件有三個:

① 必須要有賭博的行為;什麼是賭博呢,只要是把勝負的結果,用一個偶然的事實來決定,無法在事前就可以預知結果,也就是說要具備不確定性(射倖性)。至於是不是用行政機關公告查禁的機具作為賭具,並不是判斷的標準。

② 必須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可以進出的場所賭博。

③ 必須要賭博「財物」,就是用金錢或其他有價值的有形物品作為賭博勝負要付出的代價。可是若是以「供他人暫時娛樂的物品」,因為經濟價值太低了,並且只是屬於一般娛樂消費的物品,就不會處罰。什麼是「供他人暫時娛樂的物品」呢?在判斷上要考慮到社會一般人的觀念作為認定,而符合國民感情。


所以雖然都是在自己家中賭博,但若只是親友之間,原則上不是屬於公共場所或公眾可以出入的場所,就不構成賭博罪;反之,雖是同樣是在自己家中賭博,但是若供不特定的多數人出入簽賭,就可能構成賭博罪。




另外一個比較常被討論的問題是:網路簽賭。


網路上簽賭構不構成賭博罪呢?很多人引用最高法院107年度台非字第174號判決,認為網路簽賭不構成犯罪。不過,就像前述在自家住宅賭博一樣,要看是否符合「公共場所」或「公眾可以出入之場所」的要件而定,不能一概而論。


我們先來看看最高法院107年度台非字第174號判決(內容較長,拆成兩段說明):


  • 「所謂之『賭博場所』,只要有一定之所在可供人賭博財物即可,非謂須有可供人前往之一定空間之場地始足為之。以現今科技之精進,電話、傳真、網路均可為傳達賭博訊息之工具。電腦網路係可供公共資訊傳輸園地,雖其為虛擬空間,然既可供不特定之多數人於該虛擬之空間為彼此相關聯之行為,而藉電腦主機、相關設備達成其傳輸之功能,在性質上並非純屬思想之概念空間,亦非物理上絕對不存在之事物,在電腦網站開設投注簽賭網站,供不特定人藉由網際網路連線登入下注賭博財物,該網站仍屬賭博場所。透過通訊或電子設備簽注賭博財物,與親自到場賭博財物,僅係行為方式之差異而已,並不影響其在一定場所為賭博犯罪行為之認定,此為擴張解釋,非法之所禁。」


這一段簡單來說,「賭博場所」不一定要有實體的空間,電腦網路等虛擬的空間,也是屬於賭博的場所。


  • 「惟如前所述,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普通賭博罪在成立上,係以『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』作為要件。所謂『公共場所』,係指特定多數人或不特定之人得以出入、集合之場所;所謂『公眾得出入場所』,係指非屬公共場所,而特定多數人或不特定之人於一定時段得進出之場所。是網際網路通訊賭博行為,究應論以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普通賭博罪,抑應依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4條處罰,則以個案事實之認定是否符合於『公共場所』或『公眾得出入之場所』賭博財物之要件而定。於電腦網路賭博而個人經由私下設定特定之密碼帳號,與電腦連線上線至該網站,其賭博活動及內容具有一定封閉性,僅為對向參與賭博之人私下聯繫,其他民眾無從知悉其等對賭之事,對於其他人而言,形同一個封閉、隱密之空間,在正常情況下,以此種方式交換之訊息具有隱私性,故利用上開方式向他人下注,因該簽注內容或活動並非他人可得知悉,尚不具公開性,即難認係在『公共場所』或『公眾得出入之場所』賭博,不能論以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賭博罪,惟如合於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4條規定之要件,則依該法予以處罰。對此因科技之精進新興賭博之行為,如認其可責性不亞於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普通賭博罪,於刑事政策上認有依刑法處罰之必要,則應循立法途徑修法明定,以杜爭議,並符罪刑法定之原則。」


雖然在虛擬的空間,仍是屬於賭博罪的賭博場所,但在電腦網路賭博的情況下,個人是私下設定帳號密碼連接到賭博的網站,賭博的活動內容只有向參與賭博的人私下聯繫,其他人無法知道他們之間對賭的情況,對於其他人來說形同是一個封閉、隱密的空間,用這種方式交換的訊息具有隱私性,所以利用這種方式向他人下注,因為此種簽注的內容或活動他人無法知道,還不具有公開性,就不能認為是在『公共場所』或『公眾可以出入之場所』賭博,所以並不成立賭博罪。但最高法院這裡也建議了,是因為要處罰一個行為,必須在行為的時候,法律有處罰的明文規定才行,也就是要符合罪刑法定主義,最高法院這裡認為在現在的法律條文框架下,並無法因應這樣的新興賭博模式,若在刑事政策下認為這樣的行為必須要處罰,則要由立法者進行修法。


不過筆者仍然再次特別提醒,上述網路賭博的情形不構成賭博罪,不是因為網路是虛擬空間,而是因為案例中的簽賭方式「只有對向參與賭博之人私下聯繫」,具有隱密性,所以並非「公共場所」或「公眾可以出入之場所」,但若是不具備這樣隱密性的要件,仍然有可能成立賭博罪。

最高法院108年度台非字第148號判決就特別提到了:

  • 「如賭博者雖未親自赴場賭博,而由他人轉送押賭,但既係基於自己犯罪之意思,仍應依本罪之正犯處斷,有司法院院字第1371、1921、4003號解釋意旨可資參照。是以私人住宅如供不特定之人得以出入賭博者,該場所仍屬公眾得出入之場所,至於賭客係到場下注賭博,或以電話、傳真、電腦網路、或行動電話之通訊軟體等方法傳遞訊息,下注賭博,均非所問。」


就算是私人住宅,若是供不特定人出入賭博的話,仍然是屬於公眾可以出入的場所,至於賭客到場下注賭博,或是透過電話、傳真、電腦網路、行動電話等通訊軟體傳遞訊息的方式下注賭博,並不是重點,仍然可以成立賭博罪。所以假設是在LINE的多數人群組中進行簽賭,仍然有構成賭博罪的可能性。


最後、最後(總算快講完了),還是要提醒,儘管在「公共場所」或「公眾可以出入之場所」以外的場所賭博,不會構成賭博罪,但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4條規定,在「非公共場所」或「非公眾得出入」的職業賭博場所賭博時,仍會處以9000元以下的行政罰鍰。


  • 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4條:「於非公共場所或非公眾得出入之職業賭博場所,賭博財物者,處新臺幣九千元以下罰鍰。」

9 次瀏覽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